欢迎进入湖南吉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!
#
#
联系我们
#

湖南吉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

联系电话:400-0123-948

公司电话:0731-84696408

公司传真:0731-84696408

公司邮箱:131429ok@163.com

公司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芙蓉中路三段495号城市快线19楼

国内办事处: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万家丽北路滩头坪新村2区27栋1门

市场关注

您当前所在位置: 吉天首页 > 市场关注

老三板退市股飙升 新三板壳交易冷却

来源:本站 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: 2016-01-10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同属股转系统的老三板和新三板市场,正经历全然不同的命运。
尽管注册制渐行渐近,但老三板退市股股票交易价格仍处高位,仅在近日随主板行情变化有所回调。投资者对沪深市场供求关系能否发生根本性变化,仍心存疑虑,并愿意为此下注。
而在挂牌企业数量迅速突破5000家的新三板市场,2015年曾火爆的壳交易却开始现出颓势,预示着真正严格的市场化摘牌制度有望在新三板实现,并扭转中国资本市场长期以来严重失衡的供需关系。
老三板行情稍息
老三板退市股股票行情,已是沪深A股市场改革成色的试金石。
12月9日,证监会官网发布的《积极稳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》强调,“特别重要的是,要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,对欺诈发行和重大违法的上市公司实施强制退市,坚决清除出市场”。这原本应为老三板退市股股票敲响“丧钟”。
然而消息发布半个月后,32只老三板退市股却一路高奏凯歌,最高涨幅达45.29%,最低涨幅15.38%。8只股票涨幅超过30%,全部32只退市股涨幅中位数高达15.97%。
此后,注册制即将于2015年3月之后推出的消息于12月27日公布, 但该消息公布后的四个交易日,有交易记录的12只老三板股票继续连续上扬,最高涨幅达21.5%,最低涨幅亦达9.82%。
事实上,老三板恢复沪深A股上市的预期正在主导这一行情。
根据新修订的《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》和《上海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办法》,主要要求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应对符合股本总额不少于5000万元、最近三年连续盈利且净利润累计超过3000万元等。
而“新老划断”却赋予了老三板股票起死回生的机会:“新规生效前已经退市的公司,在生效日起36个月内申请重新上市的,仍适用原来规定。”
这意味着老三板公司基本只要满足“股本总额不少于5000万元、公司最近两个会计年度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2000万元”,就极有希望重回A股。考虑到众多老三板退市股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,市场开始用真金白银为老三板“咸鱼翻生”的预期买单,甚至不顾注册制可能带来的稀释效应。
据此,老三板壳费亦水涨船高。根据公开资料,创智5(400059)2014年的“壳费”约为2亿元,而粤金曼5(400012)的壳费约为1.5亿元。
2015至今已有14家老三板公司正在实施重组,如水仙A3/B3(400008)、海洋3(400022)、长油5(400061)。目前已实施完重组的还有高能5(400060),生态5(400027)和创智5。
2016年至今的3个交易日中,老三板股票跟随A股出现同步回调,行情稍息,11只有成交记录的股票价格跌幅在-5.27%至-14.19%,后续行情能否回暖持续,仍需观察。
新三板壳交易冷却
在老三板暴涨行情稍事休息的同时,原本火爆的新三板壳交易正在冷却。
“现在三板壳价格走低了,去年最高成交在3000余万元,现在大概2000万元以下。”资深三板投资者文力表示,“现在的资本运作方式,基本都是避免被认定为借壳,即先拿控股权后通过定增慢慢装资产。”
“从买壳一方来看,挂牌公司毕竟是公众公司。虽然目前二级市场并不活跃,但基于未来相关利好政策的预期,新三板一级市场整体融资还是比较顺畅,本身还是一个有价值的平台。”一位成功借壳新三板企业的董事长表示,“不少企业主认为囤积一个资本运作平台,跨行业装资产做做市值管理,2000万左右的价格并不算贵。”
然而,文力却指出了新三板壳市场的新变化,他预计“考虑到今年新三板摘牌制度的完善,这个市场年内可能就会消失”。
其中最明显的迹象是“壳价”开始出现地域分化,北京地区壳资源价格仍然坚挺,但江浙广东一带壳资源供应逐步增加,价格却开始下跌。
“北京公司不涉及迁址问题,如果是其他地区的壳公司迁址会面临地方保护问题,很有可能迁址失败。此外,北京公司与监管层的沟通成本更低。所以北京壳资源会相对紧俏很多,报价还在2000万以上。”文力表示。
此外,借壳意向方对壳资源的质地越发挑剔,区别在“老壳”与“新壳”、“重壳”和“轻壳”。
“有一些重资产壳资源,剥离原有资产的程序非常复杂。比如新疆的某个壳资源,去年4月份即已经成交,但到了11月份仍无法交割,就因为土地证仍没办下来。”文力表示,“此外,如果员工数量大且劳动关系复杂,也比较麻烦。我们倾向于交易股权结构简单,业务为轻资产模式公司。有些重资产公司报价很低,但其实真正运作下来的综合成本要远大于轻资产公司。”
“挂牌时间较长的老壳,股权全流通,只需要通过老股转让就可完成控制人变更;而挂牌不久便叫价出让的新壳,则由于锁定期问题导致流通盘太小,需通过定增等方式引入借壳方,综合成本就相对较高。”
值得注意的是,当前壳资源貌似火爆的行情其实并没有足够交易支撑。
“借壳意向方往往采用广撒网方式寻找壳资源,结果就是居间人充斥市场,到处询价,真正的买家其实很少。我身边的一个案例是卖家经过16个居间人才找到真正买家。”文力表示,“往往是同一个买家的多批居间人找到同一家壳公司,造成虚假繁荣。”
“其实很多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对借壳三板是有很大兴趣的,但去年底监管层明确叫停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挂牌及融资后,现在这部分买家数量缩水严重。”文力指出。
“三板毕竟是个小众市场,与沪深市场较为复杂的利益局面完全不同,因此摘牌制度可以严格执行。”文力表示,“所以这个市场可能在三个季度后就会消失。我现在正在找主板壳,部分三板企业倒是有登陆沪深市场的需要。”

分享到: 复制 更多